手期货

视频|PUA里的陷阱③|暗访"导师"前男友 曝疯狂PUA产业

看看新闻Knews记者卢梅 朱厚真 李维潇 徐玮 朱晓荣

2019-12-17 13:56:01

前情回顾


手期货成都女孩王婷(化名)通过社交软件,结识了踏实男友“晓杰”,却不料对方同时与众多女性交往。分手后,王婷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前男友竟然是个PUA,还是导师级的!


为避免更多女性受到伤害,王婷带看看新闻Knews记者,以把话说清为由,至前男友公司进行暗访。导师级前男友,爆出PUA产业的疯狂内幕。


手期货“实战”成为PUA公司发展的命门!


媒体关于PUA的报道


手期货媒体的报道,让PUA臭名昭著。但上万的培训费用,巨大的利益,还是让这一产业持续兴盛。


“PUA裂变得很快,它‘噌’一下就经过资本裂变到很大。”孔唯唯作为反不良PUA公益组织“小红帽”的创始人,一直致力于PUA的研究,她用“多如牛毛”形容如今中国PUA机构的发展。


“线上课,就是我手把手教你。线下课,就是花一天时间,帮你把‘展示面’弄了。然后教你‘速约’,‘推妹子’。” 通过线上直播、微信公众号,男性很容易就能加到一些PUA导师的微信,然后这些导师用“打造展示面”、“速约”、“推妹子”这些与实战相关的PUA圈术语,向潜在学员推销课程。


手期货“他每天都在骂,你们搞‘正能量’的,太假了,没有用,我们搞‘实战’的第二天就有女朋友了。”王婷前男友“晓杰”口中的他,便是“浪迹情感”的负责人,而晓杰说正是因为看到了“实战”噱头下被点燃的产业价值,自己才选择跟风。


“不做实战都挣不到钱。”


在PUA行业发展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实战被作为噱头,“推倒女生”的数量,被作为衡量“业务水平”的能力。有些人将女性作为“猎物”,疯狂“狩猎”,另一些人为了吸引学员,对“战绩”进行夸大,而所谓的“实战视频”,有时候仅仅只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。


手期货“很多自杀什么都是假的,都是为了招生。”


手期货而当前女友王婷针对案例的真假性,质问晓杰时,晓杰坦承自己的教学案例是半真半假。


王婷:“所以有一些确实是真的,是吗?”


手期货晓杰迟疑了一会,给出了肯定的回答。而另外一些案例,晓杰表示是通过“演员”配合的方式,制造出的虚假案例。


手期货记者获知,以诞生了中国第一家PUA公司“浪迹”的成都市为例,目前仍有超过100家的PUA机构,它们中的一大部分,就是通过在“浪迹”的学习,然后成为导师,独立门户。但更多想要复制这一路线的PUA学员,很多却发现自身已经掉入了陷阱。


手期货在PUA疯狂的产业链里,那些想要搏噱头,推女生,当大神,一夜暴富的学员们,反而成为第一批被宰割的对象。


“我听过在浪迹那边,有人花88万做他的门徒的,当‘浪哥’(浪迹负责人)的门徒,跟他吃喝一起一个月。”


门徒计划、包工作、送保时捷……一系列的宣传方式,制造出了PUA产业令人血脉喷张的泡沫。


手期货“后来推出5.5万元,学习和包工作的。火都烧到浪迹内部了,很多学员都要求退款,我花了5.5万元,结果我在这里做一个月薪2000元的销售。来之前你跟我说得好好的,一个月10万起,公司保证你买保时捷。这句话在朋友圈每天刷,每天刷。”晓杰说,最疯狂的那段时间,他经常在朋友圈看到“浪迹”发的招聘广告,言之凿凿令他都很心动。


PUA公司转用 “情感咨询” 名目!


如今,经过反PUA组织和媒体等多方努力,PUA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和警惕,而网络上也加强了对PUA的监管。直接以PUA命名的公司,或者在网络上大举传播涉黄视频的现象有所减少。但PUA并没有消失,他们大多转用“情感咨询”等名目继续贩卖PUA课程。


其中晓杰的公司就叫:驻心情感。


手期货而在另外一家名为“旋律情感”的机构,推销PUA课程则更为明目张胆。


手期货“我一年没算过自己能约多少妹子,大概就100多个吧。”微信号上,“旋律情感”的导师如此来炫耀自己的“实战战绩”,以此来向看看Knews记者推销他的课程。而在“旋律情感”销售的朋友圈里,露骨字眼依然存在,内容更是低俗不堪。


“旋律情感”销售的朋友圈,内容低俗不堪


而另外一名微信号内含有“PUA”字符的人员,用188元的价格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推销全套的PUA课程,其中包含各大机构导师的教材。


全套的PUA课程


手期货对此,孔唯唯经常感到力不从心,而最令她感到无力的,是对于女性受害者的维权。


孔唯唯在接受PUA受害者的咨询和求助


“这些女孩子她们很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泄露,特别害怕,因为她们有可能会遭受要挟。”除此之外,孔唯唯说社会的反应和评论,也让女性受害者变得更无助。


“不就是失个恋吗?有什么走不出来的?”


手期货“为什么就你遭遇了PUA,是不是女的自己就不检点?”


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
“承受的压力,经济上的情感上的都是很多很多的,是不足以支撑她们走维权这条路的。”


手期货更多时候,孔唯唯只能通过“同伴互助”的方式,将求助于她的PUA受害者聚集在微信群里,让她们互相吐露遭遇,互相取暖。


吴茗(化名)是孔唯唯最早接触到的PUA受害者,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敢于直面镜头的受害者。也正是因为和吴茗的相识,让孔唯唯萌生了创立“小红帽”的念头。如今,吴茗经常在微信群里,用自己的经历安慰那些有着相同遭遇的人。


但孔唯唯依然感到杯水车薪,要做的太多了,能做的太少了。


“累了”,这是孔唯唯在朋友圈最常发的状态。


维权究竟难在哪里?首先遭受PUA的女性难以自觉,即便发现,也往往因为情感牵连或遭要挟,不愿配合维权。且就算积极配合,要收集PUA涉黄、诈骗的证据,也是难上加难。


律师严嫣就表示,由于PUA的主观故意性,从刑法上来讲,是很难界定的:“除非他自认自己有欺骗、有强制,甚至是有一些鼓动、教唆他人自杀自残等行为,才能够认定他行为的非法性。否则你就很难界定它为过错行为,或者是犯罪行为。”


再者,举报不良PUA能够依据的法律和规定也十分有限。直到今年,江苏网警才查处了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行政案件,但此案结果也仅仅是责令网站关闭,处行政拘留5日,罚款5万元。定罪难,违法成本低,短期获益大,自然有人甘愿冒险。


孔唯唯在搜证的过程中,就曾经看过一个无码高清的不雅视频,右下角甚至标记了女孩的真实姓名。当孔唯唯质问制作此视频的男性PUA时,他这样回答:“我只是制作,又没有贩卖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
手期货孔唯唯说,这就是如今的现状,他们承认自己的一部分行径,但也研究过相关的法律条文,能够全身而退。


PUA直播中不乏露骨的字眼


手期货网络上,曾经有PUA公然叫嚣。


PUA当众搭讪,被人暴打


手期货也有PUA开直播当街搭讪、舌吻女性,结果被人暴打。


对此律师严嫣觉得,从清洁网络的角度考虑,应该加强监管的力度:“敢于管、勇于管,只有监管到位,才能杜绝类似的事情继续蔓延和发生下去。”


PUA从业者的“铤而走险”,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熟知如何利用法律的空隙,去逃脱制裁,而只有当这些空隙被填补,让PUA无缝可钻,不良PUA才能被真正清除。


相关链接:


PUA里的陷阱①|我的“踏实男友”竟是个PUA,还是“导师”级的!


PUA里的陷阱②|受害者带记者暗访PUA公司 却再次陷入"精神控制"


(看看新闻Knews记者:卢梅 朱厚真 李维潇 徐玮 朱晓荣 编辑:傅群)

版权声明: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相关新闻

关键字:PUA产业